妈妈,我受洗了~~一叶小舟

在出水的刹那间,仿佛是才出母胎的婴儿,当我被远道而来,为我施洗的美国教会长老和同工姊妹扶起时,我的生命正一点一点地铺开,一口一口吮吸着成长所需的温润奶水、吞咽着生长必须的粮食。

  妈妈,您虽然在还没认识神时就离开了世界,但盼望妈妈您爱女儿的心,会因着女儿深爱神的心而到达天国,女儿的生命不仅出自妈妈,更是神所赐予的。

   妈妈,您一眼就能看到,那贴在社区公寓门上(基督徒网上社区)的一身红装的照片,这是您不用言语表达爱的方式,您说:女孩子穿红色就是好看。为此特买了大红裙装,却被任 性、自我又不懂事的女儿拒绝:怎么受得了如此张扬、嫣红的衣裙?!您还是幻化着红裙飘飘的景象:多好看啊······可女儿怎么就不能体贴您的心情,在拍了几张照片后就随手搁置, 再也找不到它落至何处了。

   妈妈,您是希望女儿因穿着鲜艳的衣衫而随之快乐吗?您是希望把所有的幸福、美好都给予女儿,而您也知道那是做不到的。于是以这种方式表达。您知道 即使女儿衣着靓丽掩盖内心的抑郁,却也无法让暗淡的眼神透出不痛苦的轻松,那些徒然的遮挡,在那时我还是虚荣地接受了。

   妈妈,女儿曾经给您写信与您默默地通话,这端的我总是纠结着恩怨,无所适从地想您、流泪······这是您最不愿看到的呀,于是女儿东跑西癫躲避着,去遥 远的天涯海角,去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漠,去头痛欲裂的牧场高原,去森林密布、穷乡僻壤的山区村庄,无论走到何处,从没因吃了百家饭而壮实滋润,反而愈加形容枯 槁,焉焉萎萎地憔悴,凋零了愿望和向往,麻木中寻找着稻草,希冀不至坠入深渊惨败无人知更无人疼。

   妈妈,当年在学校您常出差,就因为与您通信被很多同学羡慕,您说最爱看女儿幸福无忧的笑容。我可以在您的身边摸着您的耳朵,贴着您光滑美丽的面颊,与您 一同笑着闹着直喊:肚子痛·······也为这世上除了妈妈的爱,再无人能如您这般的爱我唏嘘不已。可是妈妈,就在女儿郁郁迷茫几近绝望之时,那为我的罪把 自己的命都舍了的耶和华的爱子选择了爱我,祂使我毋需衣着欺哄不实的内心,让我得到了您和任何人都无法给予的需要,我的愈坠愈深的身心,祂用爱的巨手托 举,脸上心里的泪水,祂用爱的抚慰擦拭,犹豫彷徨的脚步,祂用爱的鼓励坚定,埋怨苦毒疲惫,祂用爱的话语宽容释放······妈妈,您预防医治了许多病人,却不 能预防医治降临于女儿身心的病痛,不是您不想,而是我们的有限,我们都无法尽善尽美。惟有来到深爱着每个人的神面前,我们的身心才能得到真正的医治,才能找 到婴孩般纯真的盼望和喜乐。

   受洗后的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,尽管女儿实在不配,但神的大爱洗去了我所有的污垢罪恶,有了真正的轻松、愉悦!

   妈妈,您是为生长在神的国度里的女儿欢呼、感恩吧,那分明是您喜悦的低语在耳畔一遍又一遍:我的女儿,祝福你。感谢主!赞美主!

   那深爱我的和我深爱的话语也在鼓励着我,那是女儿天天需要的救恩:

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因为,凡要救自己生命的,必丧掉生命,凡为我丧掉生命的,必救了生命。”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